欢迎光临江苏公益网!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财经

结盟进行时,减肥药战争走向“两极争霸”

因为创新的发散性与不确定性,纯粹的创新药研发世界里,技术终会前进、垄断不可能永远持续。

市场始终在等待着新技术的积累与爆发,等待着“药王”权力的更迭。

但在减肥药领域,这一局面或许会被彻底改写。

在GLP-1领域,礼来与诺和诺德这两大“药王”你来我往,互相开展了头对头临床,希望用实力说话,抢夺对方的地盘。

这场减肥药权力的战争,正从GLP-1向其它领域蔓延开来,甚至“药王”不再亲自下场,而是开始由双方各自的合作伙伴发起进攻。去年以来,不管是礼来还是诺德诺德,均以“投资者”的身份,到处网罗更新机制的潜力减肥药物。

一场决定未来形态的减肥战争一触即发,而战事的攻守之道,可能会始终攥在礼来、诺和诺德手中。

诺和诺德的持续进击

在减肥药领域,诺德诺德已经化身“减肥药捕猎者”,全面撒网,布局领域不断延伸。

去年,诺和诺德以收购的方式,将Inversago和Embark Biotech收购,完成了减肥药布局的扩充。

Inversago的核心管线,是一款口服CB1反向激动剂INV-202。该药物在代谢和食欲调节中发挥重要作用,因此INV-202在减重、糖尿病肾病的代谢疾病领域均有治疗潜力。

而Embark Biotech正在研究一种肥胖症的小分子“能量消耗激活剂”,不仅具有与GLP-1相似的抑制食欲的效果,还可以增加胰岛素的敏感性,加强能量的消耗。

而今年1月3日,诺德诺德又与Omega Therapeutics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,预示着诺和诺德在减肥药领域的布局更进一步。

一方面,从机制来看,诺和诺德与Omega的合作更加前沿。

当前,大部分减肥药物均建立在食欲调节层面,而增加能量消耗的新方法却不多。诺和诺德此次与Omega的合作志在于此。Omega是一家专门研究可编程表观基因组mRNA药物的企业,双方更希望从“基因”角度,找到能够增加能量代谢的新方法。

另一方面,从合作方式来看,诺和诺德也更有“撒网”的意思。

此次双方的合作,诺和诺德以“报销临床费用”加“里程碑款”的形式进行。即前期Omega先推进项目的研发,费用可以找诺和诺德报销。若临床前数据显示出潜力,诺和诺德将会通过里程碑款等形式给予后者更多回报,最高总额超过5亿美元。

在当前的资本寒冬,诺和诺德此举更有示范作用的意义,能够激励更多弹药有限的biotech奔向其怀抱。

礼来盟友的不断扩充

在诺和诺德更加开放的同时,礼来也正在加速招揽盟友。

在去年第三季度的电话会议上,礼来首席科学和医学官Dan Skovronsky博士就明确表示了,巩固其围绕GLP-1建立起来的领先地位的观点。

而保证这一目标的实现,就是合作共赢。礼来表示,会看重每一个想法,直到得到数据证明或证伪。

礼来的开放心态,也在不久前与专注于动物基因组学的Fauna Bio的合作中,得到了充分证明。

Fauna Bio看起来有些另类,公司的核心Convergence™ AI 平台,主要分析从冬眠生物学(和其他极端适应)的保护性适应中收集的数据,以确定适合人类的药物靶点。

比如,该公司大力研究的十三条纹地松鼠,就是一个针对减肥药的优秀参照物。十三条纹地松鼠在冬眠状态的代谢速率只有正常状态的1-3%,但在苏醒的时候,代谢速率可以在1个小时内增加235倍。

如果能够将该基因复刻到人类身上,无疑具有极佳的想象力。毕竟,一旦拥有了如此高的代谢速率,减肥再也不需要迈开腿、管住嘴。

虽然Fauna Bio的设想还处于非常前沿的阶段,但礼来却不“嫌弃”,相反,礼来还选择以股权投资的方式,支持Fauna Bio的发展,后续若研究顺利也将给予后者丰厚的里程碑款。

当然,这也并非礼来第一次扩充减肥管线。去年,礼来以19.25亿美元的价格,收购非上市公司Versanis。

Versanis的核心管线,是拮抗激活素2型受体A/B的(ACVR2A/B)单抗Bimagrumab,该药物通过阻断脂肪细胞中的ActRII信号传导,来促进脂肪的代谢;与此同时,Bimagrumab还有一大作用,增肌。

既能减肥,又能增肌,Bimagrumab可以说是减肥药的强力补充。也正因此,礼来以收购的方式,将Versanis拿下。

可以看到,除了在GLP-1领域开展头对头临床,礼来、诺和诺德正在不断扩大减肥药的战场。

减肥药的“两极争霸”

随着礼来、诺和诺德的持续进击,在减肥药领域,留给其他巨头崛起的机会无疑越来越渺茫。

实际上,这两家企业一直在“互卷”,临床规模越做越大,不断提升“隐形门槛“。比如,礼来的减肥药大三期临床,规模已经达到1.5万人。

这也不难理解,慢性病患者规模大的同时,异质性也较大。

异质性指的是疾病的发病机制复杂,即便是相同的疾病的发病机制却可能并不相同。阿尔茨海默症最为典型,其诱发因素多达30多种,如年龄、遗传因素、脑部缺血缺氧、脑损伤等等。

面对这些异质性,只有当临床试验中纳入的样本量足够大时,才更可能保证各种类型的患者都会被纳入研究中,临床结果也就越可信。也就是统计学中的“大数原则”。

但这也意味着,后来者要想脱颖而出,需要在临床规模层面,逐步与头部企业靠近。如果你想要做同一个适应症的临床试验,需要什么资源?

首先,很多钱和资源。

大规模临床试验,就是一个庞大的“吞金兽”。有钱还不是万能的,因为大型临床试验,不仅需要“买”大量的病人,更需要大量的优质的医生、研究员、牵头专家,而这些核心资源都是稀缺的。

其次,极强的随访能力。

慢性病临床试验,不仅规模大,还需要长时间跟踪患者,持续不断对这些患者进行随访、数据分析,如何减少患者在临床试验的脱落,如何保证临床试验的可持续性,同样是不小的挑战。

对于后来者来说,这些都是极大的挑战。与此同时,礼来、诺和诺德还通过“头对头”较量,不断挤压竞争对手的生存空间。减肥药的性能竞赛,正在成为常态,继续提高减重药物的门槛。

如今,随着这两家企业加大对新机制减重药物的网罗,这场战争愈发走向两极争霸,整个减肥赛道的竞争强度,更是早已不可同日而语。所有入局者,都必须全力以赴。
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江苏公益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我要收藏
0个赞
转发到:
阿里云服务器
Copyright 2003-2024 by 江苏公益网 js.zhxinw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
关注我们: